您的位置:首页
理论·文苑
平安夜的谍对谍
2015年12月27日 11:11
来源:

  老妈问我,什么时候知道圣诞老人是谁的?

  我笑着回答:“我忘了。”记忆里已不记得确切时间点,倒是有几件关于圣诞老人的趣事,此生难忘。

  初中一年级以前,我家有一位圣诞老公公。我与小五岁的妹妹,会在平安夜写下的愿望──通常是“新玩具”、“芭比娃娃”、“新的贴纸簿”、“一盒香水彩色笔”之类的,然后将愿望纸条塞进袜子里,摆在床头。

  次日,当我们抱着期待醒来,床边通常躺着三颗金莎、贴纸(还不是最新最好看的那种)或一本故事书(孙叔叔说故事系列)等几乎不在愿望清单上的礼物。

  不过,收到礼物是值得开心的事情,我与妹妹度过了好几个这样的圣诞节。

  有一年圣诞节前夕,我的月考成绩不佳,那年我的圣诞愿望是“新玩具”,而礼物还是三颗金莎,以及一张纸条,写着:“要努力读书,听爸妈的话!不要那么贪心!”底下不忘署名:圣诞老公公。这充满教训意味的留言实在让人欢乐不起来,这个圣诞老人吶,未免太啰嗦了吧!简直跟……一样。

  我总觉得神奇,那些年,老爸是怎么在我们熟睡的这段期间准备好礼物,再偷偷放置床头而不被我们发现?当我不再谈论圣诞老人的存在的时候,那一年的平安夜,我听见房门悄悄开启的声音。

  反射性闭上眼假装熟睡。圣诞老人放好礼物后并没有离开,我强烈感觉到他正直盯着我瞧,那不是以来去无踪为美名的圣诞老人会做的事。此刻,那个圣诞老人正好整以暇欣赏我装睡的模样。

  三分钟后,圣诞老人开口了:“别再装了,我都知道了。”

  等等,这不是我的台词吗?然而,除了闭紧眼皮,我还得努力憋笑,真是高难度啊!

  对方发出轻轻的“呵呵”笑声,离开房间。

  即使是多年后的现在,老爸仍会刺探我:“其实你那时在装睡吧?”我总是佯装不知情,就让这件事成为悬案,而圣诞老人依旧是记忆中那个神秘而慷慨的小天使吧!

  我会记得那些年的礼物与纸条,还有充满幽默感的父母,谢谢这对可爱的圣诞老人,他们给孩子此生最珍贵而独特的圣诞节。(摘编自台湾联合报 作者:波西米鹿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