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
理论·文苑
放手,让心自由
2015年12月31日 15:08
来源:

  在办公室忙得焦头烂额之际,筱屏的专线响了,她拿起话筒一声不响,之后眼眶含泪开口:“我姐姐在餐厅遇见他们,居然还敢打招呼,一点都不避嫌。”其实很多同事在外头也都碰到过,只是我们没通风报信。

  筱屏和她老公原是我们设计部最优秀的夫妻档,结婚多年,膝下无子,丁克族生活自由自在。后来设计部有人跳槽,筱屏便向长官推荐她学妹补缺,夫妻俩对新人照顾有加,连上下班都温馨接送,经常看到他们三人形影不离。直到有一天,恩爱夫妻在办公室吵了起来,筱屏咬牙切齿泣诉老公出轨,而第三者,竟然就是学妹。

  好端端的温馨接送情怎会演变成婚外情?我们不解。筱屏说,都怪她太大意,太信任老公及学妹,有时加班或回娘家,让他们有独处机会,日久生情,就一发不可收拾了。三人的爱恨情仇,在办公室愈演愈烈,横刀夺爱的小三被同事刻意孤立,移情别恋的负心汉则被众人唾弃;而大老婆始终绷着一张脸、压抑着情绪,随时有可能一触即发。办公室气氛不对,连长官都头痛,只好出面解危,将不伦恋的两人以莫须有罪名开除,独留下筱屏。

  筱屏老公提离婚,但她不肯签字,“为什么要便宜他们?”老公把房子车子留给她,干脆夜不归宿,与小三双宿双飞。筱屏每天哭肿了双眼来上班,有时上班到一半突然悲从中来,便趴在桌上放声大哭,情绪起伏很大。这样名存实亡的婚姻还紧抓不放,到底有什么意义?难不成还期盼老公回心转意?我们都劝她放手算了,但筱屏就是不甘心,直到工作上频出差错,长官约谈,下了最后通牒。

  几乎身边所有朋友都加入规劝行列。婚姻不保,至少还有工作能寄托,千万别连饭碗也丢了;身体健康,就有再追求幸福的本钱,天涯何处无芳草。不甘心又怎样?既然无缘相偕到白头,不如轻轻放手,让彼此都能得到自由。筱屏思前想后,不无道理,终于答应离婚。(摘编自台湾联合报 作者:刘云英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