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
理论·文苑
记住悲伤
2016年01月06日 15:17
来源:

  今年欧洲的冬季是个暖冬,或者正因如此,冷暖交替的气流孕育出弥漫的雾,还好,那是干净迷蒙,如梦似幻的雾,青山绿树掩映在时浓时淡的雾霭之中。

  离开苏黎世城区,往中部城市卢塞恩( Luzern)行驶,蜿蜒的公路仿佛罩上一层薄薄的白纱,虽然已是近午时分,能见度仍然有限,往来车子都亮起黄色雾灯。穿越好多隧道之后,就到了卢塞恩老城区,那处著名的景点——垂死的狮子雕像——所在地,还有那座800年历史的老桥。

  隔着湖水望向山崖壁洞中的那头石狮,眼露痛苦的神情,长枪坚盾近在身边,利箭深扎背脊,徒留箭尾在外,庞大的身躯颓然倒入石壁内穴,眉头紧锁血口微张,齿利爪锋奈已无作为,它的前爪按盾牌和长矛,盾牌上有瑞士国徽。雕像是为了纪念1792年法国大革命,为保护法王路易十六及玛丽王后而死的786名瑞土军官和警卫所建的纪念碑,意在祈求世界和平。

  经历悲惨年代的瑞士后来宣布永久中立,免去两次世界大战的蹂躏,瑞士成为世界富豪的瑞土,把战乱与纷争拒之门外。但是,世界仍然摆脱不了矛盾和战争的魔障。

  今年冬天不太冷,前来游览的不少,发思古幽情的显然不多,但见游人在垂死狮子像前,展现灿烂笑容者有之,做逗趣手势者有之,也有搞笑般作出痛苦表情拍“到此一游”纪念照的游客。

  “垂死狮子”雕像的警示,看来没能让世界更加的和平,相反的是,人类世界的对立越来越尖锐,原本纪念宗教先驱、凸显民族与文化意义的重大节庆日,还有人类共享的历法新年,本是传播和谐与欢乐的美好日子,现在却是保安与执法部门最须绷紧神经的紧张时刻,从新媒体到传统媒体,都在放大恐怖的气氛。世人固然希望忘却伤痛,却不能不以此为鉴,警惕悲伤背后的启示。

  尽管世事纷扰阴云密布,日常生活还得继续“日常”下去,所以,名胜古迹、餐饮娱乐和购物场所,依然熙来攘往游人如织,人类的文明进程,本来就是在步履蹒跚中不断前进。从苏黎世、卢塞恩到洛桑,从城市到途经的小城镇,宁静与祥和的气氛仍在。

  昨天中午从苏黎世抵达音乐之都维也纳,为了观赏演出,四点钟到一家意大利餐馆吃早晚餐,没有料到这个时段客人还有七八成,从落地窗望出去,观光马车一辆接一辆,游客当真不少。晚上到国家大剧院看了200年历史的现代芭蕾舞剧《园丁的女儿》,满堂都是观众,今晚金色大厅的跨年音乐会,入场券更是早早售罄,黑手党控制的黄牛票炒翻了倍,还是供不应求,欢乐的确需要代价,包括悲伤。(摘编自新加坡《联合早报》 作者:李永乐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