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
理论·文苑
妹妹逃学的日子
2016年01月12日 13:28
来源:

  妹妹读小学三年级时,曾有段长达半年的逃学时光,当时的父母为了三餐温饱,从早打拼到晚;一早大人小孩同时出门,上工的上工、上学的上学,别人乖乖坐在教室里读三字经,她则在自己的世界里游荡着。

  刚从山区小学转入城市学校,班上同学从十个变成四十几个,作业从一两页增加到七八页,加上早读的她比同学小两岁,皮肤黝黑个子又矮小,极不适应新环境,总是边写功课边流泪。胆小内向的妹妹竟做出我这辈子不敢做的事──逃学。

  学校校舍改建教室不够用,高年级上上午班,低年级上下午班,我们无法同时上学,这给了她自由活动的机会。她的逃学路线每天变换,有时在竹林里玩泥土石头,有时到小溪旁抓小虾螃蟹,或到田边跟稻草人办家家酒,躲到放学时间人就出现了。

  为了强迫她上学,妈妈嘱咐我下课先回家带妹妹到教室,她乖乖配合好一阵子,我放心的只送到校门口,浑然不知一转身她就从旁边小路开溜,继续她的逃学计划。有了先前的经验,游荡的范围更广了。

  怕被大人找到,狡兔妹妹有三窟,三角公园大榕树下的土地公庙是第一窟,玩到神明都保佑她一路平安;灌溉大圳边的乌叶荔枝园是第二窟,从花开结果等到嫣红累累,果园主人竟没发现小小偷吃得比小鸟还多。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,爸爸上班的工厂正是第三窟,她坐公交车逃到工厂睡大觉,车掌小姐没收过她的车钱,只因为她流着眼泪说要去找爸爸。

  前几天,妹妹读幼儿园中班的大儿子想爬墙回家吃卷卷糖,刚挂在围墙上就被老师发现,断了他的逃学路,看来侄子没遗传到妹妹的真功夫。

  “出轨”的日子持续到她在班上交到好朋友而自然结束,当年那个逃学小孩如今已是独当一面的精品业店经理,走起路来可威风了,姐姐我甘拜下风。(摘编自台湾联合报 作者:珍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