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
理论·文苑
终于这样看了电影
2016年01月12日 13:29
来源:

  纽约有家电影院,把座位安排成躺椅,让观众躺着看。我听了一直想去享受一番。有一阵我曾想在卧室安放电视,以便睡在床上看,被老公彻底否决。他的理由是,电视装在卧室那还能睡觉吗?我看阿加莎‧克里斯蒂的侦探片集,最羡慕的不是马普尔小姐的破案能力,而是她常常在床上吃早餐。不过,我有点质疑,不知用餐前可曾洗脸漱口。

  妹妹告诉我多伦多有那种边吃边喝甚至躺着看电影的戏院。要我过去玩,带我去那种戏院。妹妹深知我喜欢高卧的习惯。以前在台北家中,我常躺在床上看书,五毛钱一块钱地贿赂妹妹替我端喝的拿吃的。我跟她说古代罗马人的宴会就是这样,躺在榻上喝酒吃葡萄。

  儿子为我过生日,特地安排去看007新片Spectre。主要的安排不是电影,而是电影院。等候厅里面分两部分,一边是贩卖饮料食物的长柜台,另一边则放了椅子沙发茶几和高脚凳高桌子。我们要了咖啡果汁汽水和披萨。假如进场前餐饮没拿到,有人会送到你的座位。

  放映室里的座位前都有长条桌子,另外散放大小沙发和小茶几。影片娱乐性很高,景色美极了。至于情节发展逻辑不逻辑也不关紧要了。靠墙的长沙发上有个躺着看的人,身旁茶几上还放了红酒。我真该学学他。(摘编自大公报 作者:王渝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