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
理论·文苑
作文簿上的笑脸
2016年01月14日 10:32
来源:

  作文班来了一位新学生,她总是从安亲班匆忙赶过来上课,下课后又急着准时离开,为了衔接下一堂不同地点的游泳课,或许真的太忙乱,她经常拿错书袋或忘记带课本。

  于是,我主动把我的课本放在她的书桌上,好让她方便跟上进度,可惜她经常精神不济,转眼间,整个人已经盘腿蜷缩在座位里。一堂课里,我得反复提醒,她会仰着头,忙不迭地轻声对我说:“对不起、对不起!”

  听见她认真的道歉,定睛一看,她仍旧一脸茫然恍神,两只时常过敏泛红的双眼在粉紫色的塑料镜框后显得莫名空洞,感觉她那一声声的道歉,只不过是惯性反应。每次看到她无法自我掌控的慌乱,总感到十分心疼。

  她已经升上高年级,但评估口头与书面表达的能力仅勉强构得到中年级程度,曾和家长进行恳谈,家长表示知道孩子先天资质并不好,学习成效很有限;因此对孩子课业上的表现没有特别的期待和要求,只希望老师能耐心指导她,让她慢慢跟上进度就好。因为即使在家由爸妈轮流一对一指导,她还是学得很慢。听得出家长细心说明的语气虽然平和,却满溢着无助与无奈。

  为了帮助她专注学习,我引导她将手指放在讲述的内容上,只是她很难专心听讲,喜欢在铅笔盒里恣意翻找;当我望向她时,她会蓦地记起来,再把手指挪到课本上,我们之间有如玩着“一二三木头人”的游戏。

  等到写作时,我和她并肩移到教室角落,我鼓励她张口说话,透过猜测与拼凑,先在纸上书写她可能想表达的重点,一一提问引导,再帮忙归纳,她会慢慢写成作文。

  记得在讨论“回家途中”的写作材料时,她说有回一个人回家,突然下雨了,雨伞和墙上的广告纸有雨滴滑下来;经过卖多多的摊位,看到很多颜色的瓶子,她喜欢粉红色的草莓口味,妹妹爱喝牛奶口味。

  这是相处半年后,她第一次说这么多话,我开心的在作文簿上画了一个笑脸,也许感受到我的惊喜,她露出一丝腼腆的笑容,相信我们总算找到彼此沟通的方法了。(摘编自台湾联合报 作者:刘宝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