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
理论·文苑
喝樱桃汽水的男孩
2016年01月19日 10:46
来源:

  前阵子一名妇人为帮孩子取得美国籍,隐匿怀孕周数搭机,在班机上产下一女,她未顾及孩子安全,并牺牲其他乘客权益的行为,引发各界挞伐。可怜天下父母心,但我想问,当美国人真的有比较快乐吗?

  朋友夫妻相偕外出留学,在美国生下老大,工作数年后决定回台贡献所学。儿子是美国籍,高中毕业后又送回美国读大学,在美国他课业不顺,孤单消极,沉溺于电玩,最后旷课失踪;朋友好不容易才联络上儿子,飞到美国开导沟通后,儿子放弃学业回台重读大学。在故乡有了家的温暖与同学的情谊,让他改头换面,神清气爽起来。

  还有一位友人的姐姐,夫妻都忙于事业,一双儿女初中时就送往美国读书,分别住在不同寄宿家庭;女儿活泼开朗,颇能适应西方生活,儿子却适应不良,落落寡欢。朋友出差美国顺道探望,舅甥二人在快餐店午餐,他替外甥点了樱桃汽水,外甥告诉舅舅,他既不是台湾人也不是美国人,在这里只是一个不被接纳的外地人。

  他还说:“舅舅,你是不是以为我很喜欢樱桃汽水?其实不是,我只喝樱桃汽水,是因为那是到了美国后爸爸买给我的第一瓶饮料,隔天爸爸就回台湾了。”男孩望着窗外,眼里却起了雾。

  我的四个侄子在美国几十年,回台探望父母的次数屈指可数。八十几岁的大姑悄悄在寺里买了塔位,她说:“我们都老了,儿女对台湾也不熟了,先把塔位买好,免得到时人走了,他们从美国赶回来会很慌乱。”

  我们很难界定什么是幸福,燕雀和大鹏鸟各有它们的快乐。平凡的我,只要家人可以日日相处,就算偶尔吵吵架斗斗嘴,都是满满的幸福。(摘编自台湾联合报 作者:李子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