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
理论·文苑
称羡的背后
2016年01月19日 10:48
来源:

  朋友听闻我将到波多黎各旅行,对我的生活表示羡慕之意。她不是第一个这样认为的人。

  亲朋好友皆公认,结婚后我玩得更疯,我总笑看这些评语,心想,若易地而处,他们会如何?

  年近四十的我,刚抵挪威即忙着学语言找工作。谋得第一份工作的喜悦未几,不巧发生金融危机,半年后遭裁员。之后,我在公家机关实习半年,投了数以百计石沉大海的履历,即使我不在乎职位,然而新住民的背景与年龄,显然限制了我再获理想工作的可能性。最后经友人引荐转职卖场,薪资、福利都不差,但最终顾及健康因素而离职。

  老公见我谋职之路跌跌撞撞,早感到过意不去,因此当我决定做SOHO族时便全力支持。他认为,我们生活简单,又无子女,靠他的死薪水应该不成问题。

  挪威的生活不比台湾便利,我大多在家写稿度日,也因为时间弹性,只要老公上网找到便宜机票、休假获准,随时都可与他携手遨游。远行是我探索外界、充实自我的最好时机;否则我终日深居简出,迟早落伍。

  由于我们不随意浪费,凭老公一人的薪水,在物价奇高的挪威生活不仅游刃有余,还能每年旅行三到四次。当SOHO族并未让我“变穷”,反而靠着每年的旅行,得到丰厚的心灵资产,变成众人眼中的“贵妇”。

  挪威职场上的失利,意外带给我朝志趣发展的快乐,不是从前忙碌工作的我能享有。在亲友羡慕的背后,我的生活对他们来说可能是枯燥难耐;不管是什么样的生活,多少都有不为人知的难处,即闽南语所言,要嫁有钱人,也得捧得起饭碗。一切心路历程,如人饮水,冷暖点滴在心头。(摘编自台湾联合报 作者:童言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