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
理论·文苑
老店的光辉
2016年01月26日 09:51
来源:

  看完医生,怏怏步出诊所。病本身没啥大不了的,但让近日几件事牵扯得郁郁不欢,望一眼被高楼切割破碎的天空,阴沉沉的,近年关了,还不合时宜地下起雨来。那把A货名牌伞又偏偏打不开,一急一愠,右脚还跟着一崴,身子向右一倾,一斜还就斜到一块街招,唔,“X仔记云吞面”。未加思索,就势钻入店子,的确是钻入,因为店家开在地下室,必须小心翼翼地向下走十几级台阶,才可见到内里乾坤。

  崴着脚走下面铺,即闻到一股熟悉的云吞面汤味,甜丝丝的充满暖意。那是一种用大地鱼、猪骨、虾子熬成的汤底,好像各家又有各家的秘诀,反正食家说起来都是神秘兮兮的。我很爱吃云吞面,但又最忌里面的虾肠,所以很久不试了。望着餐牌,我还是忍不住点了招牌云吞面。

  还未到午餐时间,店中客人不多,难得清雅的是,被地产霸权赶到地下室的无窗店铺。我正兴致勃勃拍摄,侍应用茶色木托端上一碗云吞面。一见那盛面的碗,又是眼前一亮:香港哪还有用这种过时的青瓷中号碗的?它的素朴瓷质除给人亲切感外,也显示了对出品的自信。

  甜丝丝的汤味这下是冲鼻而来,汤头不多不少。我急急地喝了一口汤,三粒饱满的云吞看似不大,但每粒我都要分三吃。吃了大半才想起忘了“iPhone先吃”。这碗面的优点我不细说了,它令我重拾对云吞面的美好记忆。

  一碗云吞面落肚,像是重新被扶正三观似的,我心平气和地走出充满老派安详氛围的面家,再去拼世界。(摘编自大公报 作者:吴以然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