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
理论·文苑
野姜花的气味
2016年01月27日 10:07
来源:

  当芒花白了山头,野姜花就减少了。每次行经山丘或溪畔,除了欣赏一大片美丽的芒花,总会习惯性地找寻那记忆中的白。

  童年的夏季,一大片如白色蝴蝶的野姜花陪伴我们成长;我们在山野追逐,溯溪打水仗,一阵阵香味飘散在空气中。有时,我会小心避开喜欢躲藏于花丛中的青竹丝,摘些野姜花回家送给妈妈;妈妈把花朵插在米酒瓶里,一枝刚刚好,那整个夏日是神清气爽的。

  长大后到都市就学就业,鲜少看到野姜花的踪迹。有回旅游途中发现,野姜花不再是瓶中花而是成了盘中餐了。裹上面衣做成炸物、腌渍的茎块、野姜花粉蒸肉、野姜花辣酱鲜鱼、野姜花羹和野姜花粽,一桌新鲜的菜色,大家啧啧称奇;我熟悉的野姜花摇身一变成为高经济的农作物。饭后还有野姜花茶和野姜花冻,我却掉了眼泪,觉得很悲伤,好像大伙把我的童年全吃光了。

  后来,每当夏秋之际,我一定买野姜花回家,我总是一大把一大把的放在玄关;当我下班回家,野姜花便以笑和气味迎接我。偶尔也买过哑巴野姜花,等待她开花,却一直含羞紧闭着嘴直到凋谢。不管开或不开,野姜花都是我在夏日里最珍贵的朋友。

  两月前,天气已经转凉,找了数星期才买到。卖花的老太太说野姜花很少了,她是从宜兰坐火车来这个市场的,我带着感谢的心买了她种的菜,以及年度最后的野姜花,回家后插在瓮里,闭上眼睛,童年的味道慢慢荡开,是一种幸福的气味。(摘编自台湾联合报 作者:简玲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