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
理论·文苑
压在聘金下的婚姻
2016年01月27日 10:08
来源:

  大表嫂贤淑而话少,却始终得不到舅妈的好脸色,加上一连生下三个女儿,更让婚姻生活雪上加霜;虽然最后大表哥心疼妻子得忍受母亲的无礼,举家离乡来台北讨生活,但炮火始终未停,由原来的恶脸对待变成电话遥控。就算在重要节日大表哥一家返乡,舅妈那张冷冷的脸依然摆给大表嫂看,尤其当嘴甜的小表嫂嫁进来之后,舅妈更是刻意偏心对待。后来,大表哥一家连过年都不回老家了。舅妈对大表嫂的厌恶,直到过世都没有降温。

  舅妈之所以讨厌大表嫂,事出有因。当初大表哥左相亲右约会总算要结婚了,我们为他高兴,也为新娘子担心,因为舅妈在镇上是出了名的难缠,连外婆都要让她三分;试想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,由乡下地方嫁来热闹大镇,捧有钱人家的饭碗,确实是艰辛。

  这段辛苦婚姻的导火线,要从订婚说起。媒人两边说妥不收聘金,注重面子的舅妈高兴之余,除了原本说好摆样子的12万(新台币,下同),又去跟朋友借了24万元;哪知亲家把聘金收了去,说要给新人当起家资金。爱面子的舅妈不敢说钱是借来的,于是那36万元成了悬案,最后落入谁的口袋无人知,大表嫂从此没好日子过却是人人知。舅妈为了筹钱还款,哪会有好脸色给媳妇看?人家说“哑巴压死孩子”,大概就是舅妈当时的心情吧!

  每次家族聚会,这事总是被拿来一谈再谈。有回我也在场,听着三姑六婆编派大表嫂的不是,让我忍不住感到不平;尽管母亲试图制止,要我小孩别管大人事,我还是说了。

  “帮佣每月领8000,一年可领快10万,36万不够四年薪水。一房媳妇36万聘金,嫁进来一辈子全年无休也无薪,还会生几个可爱的宝宝,让公婆升格当爷爷奶奶,在座连带也升格当姑婆、婶婆、叔公和伯公,36万太便宜了。如果亲家知道为了聘金的事,他们要经常被请出来骂一骂,宝贝女儿为了区区36万要受尽折磨,相信亲家若有钱会拿来还,若没钱他们会很不安,把女儿害苦了。请各位长辈将心比心,在爱自己的子女之余,也要体谅一下大表嫂的委屈。”小舅舅听了我的说词很是赞同,便要大家不要再老是嚼舌根。

  今天在亲戚的丧礼会场,大伙又相见,一眼望去,儿时玩伴头发都花白了。见大表哥独自一人,我便问起大表嫂的近况,大表哥叹了口气:“辛苦的一生总算快过完了!”老脸上泛着泪光。

  俗话说“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”,大表哥与舅舅、舅妈却算是缘浅的家人,从小在家认真做事,却始终得不到父母疼爱,结了婚又为聘金之事再挑千斤担,尽管日后在台北生活颇得上司赏识,心中始终有个疙瘩,让他不太与亲戚往来。他在丧礼上说出那句话,心中肯定淌着血。

  人人都说爱儿女,却在论及婚嫁时昏了头,聘金怎么比得上成为亲家的情分?望着大表哥已显老态的背影消失在街角,想起辛苦的大表嫂,心中不禁感慨。(摘编自台湾联合报 作者:华心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