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
理论·文苑
床头读物
2016年02月18日 11:00
来源:

  从小养成了习惯,临睡前要读点书。怡情长才之余,还可以培养睡意。

  所以我的床头读物绝对不能是阿加莎克里斯蒂、斯蒂芬金、东野圭吾之类作家引人入胜的推理小说,然而也不能是《尤利西斯》、《到灯塔去》、《橡皮》之类的意识流新小说,因为那会让我立即进入梦乡,那就失去了利用临睡前的时间博采长才这一层意义了。

  多年来我的床头读物当然也在不断变更中,但一直摆在床头的书总有这么三本书,它们是我的睡前三部曲:

  第一本是普鲁斯特的《追忆逝水年华》,这本书最大的好处是它可以从任何一页开始读,不是靠情节而是靠优美文字机智见解取胜的它,不论你从哪一页开始读,都可以得到那种让心灵安谧下来的艺术享受。

  如果睡意仍然不来,就读读《唐诗三百首》。我读的当然不是其中背得很熟的那些,而是一直背不熟的那些,譬如韦应物的《东郊》,咀嚼着“杨柳散和风,青山澹吾虑”这种诗句的平庸浅显,头脑就会渐渐进入疲塌倦怠的境界。这个时候,最宜读《新约全书》,因为我对训诫式文字有一种特别的抵制情绪,所以只要那一天不是特别焦虑或兴奋,信手打开这本书读不上两页,眼皮就会开始打架。所以说来惭愧,直到今天我对《圣经》的了解仍然支离破碎。(摘编自大公报 作者:王 璞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