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
理论·文苑
爱要及时
2016年02月19日 10:39
来源:

  再怎么习以为常的陪伴,都可能瞬间消失。上天要我们学会的,是及时说爱。

  真真是我的高中死党,求学时同进同出,感情好到共享便当饮料。七个好朋友形影不离,也都是彼此家庭的常客。彼时年少的我们最爱问:“十年后的我们找到工作了吗?十五年后的我们生小孩了吗?”青春岁月好像挥洒不完的颜料,任凭我们妆点生命。

  就在大一那年的寒假,某天深夜十一点多,一通电话带来不可置信的消息。真真与姐姐相偕赴美旅游,白天在游乐园坐了刺激的云霄飞车,晚上在开了暖气的饭店沉沉睡去;半夜,身旁的姐姐感觉异样,发现真真竟已静静离去。

  告别式上同学哭成一团,真真爸妈白发人送黑发人,瞬间衰老;真真奶奶强忍泪水,给前来吊唁的同学一个个发放去晦的小红包。原来,真真的心脏瓣膜先天缺损,平日持续追踪服药,却因为美国天寒地冻,加上室内外温差,而丧失了年轻的生命。

  尔后每年真真的忌日,真真妈妈都会找我们聚餐,聆听大伙的大小事,学业、社团及感情。真真妈妈握着我们的手,细细凝望每一张脸,悠悠地说:“小真如果还在,应该也和你们一样,穿这样的迷你裙吧!以小真的年纪,也该交男朋友了吧!”看着真真妈妈悲伤的脸庞,我们立下约定,一定要认真生活,代替真真好好活下去。

  小玲是我研究所时的亲密室友,一起熬夜赶报告、骑车看夜景,失恋时和对方相拥哭泣,是心灵相契的闺密。毕业后依然经常联系,生活在不同的城市,却同样为了未来奋斗。那晚,接到小玲打来的电话,“我爸爸走了……”然后就是一阵静默。小玲爸爸是朴实的庄稼汉,种植菱角拉拔四个孩子长大;研一暑假到小玲家做客,小玲爸爸一脸腼腆憨厚的笑容,话不多,但不断从厨房搬出饮料水果,当然还有自家栽种的菱角。“呷啊!呷啊!没什么好东西,谢谢你们来玩。”

  温暖的回忆还回荡在脑海,怎么一下子就物换星移?“爸爸虽然身体病痛不少,但平常还是活蹦乱跳。那天他突然说肚子痛,送到医院就进加护病房了,待了三天,医生就问我们要不要让他留一口气坐救护车回家……”小玲啜泣低语,说她妈妈和姐姐陪爸爸坐救护车,妹妹和弟弟开车先拿随身行李回去,她办完离院手续后一路狂飙,想起爸爸对她的好,自己却从没说过一声谢谢,眼泪根本停不下来。

  快到家门前的十字路口,一个警察伸手拦住她,“小姐,行照驾照,你超速了喔!”“警察先生,对不起,我爸爸快走了,我想赶回去见他最后一面。”说完,她整个人趴在驾驶座上号啕大哭。

  验完证件,警察拍拍她的肩,“小姐,请节哀。开慢一点,注意安全。”小玲的声音在话筒另一端颤抖,“我不敢相信爸爸就这样走了,我一直以为他可以陪我走红毯,可以看我穿上婚纱,然后抿着嘴害羞的说:‘阿玲真水!’”

  听着小玲的声音,她爸爸的笑脸又浮现眼前。大声说出对父母的爱,是不是老天给为人子女者最重要的功课?老天爷为每个人牵起一道道缘分,但并未告诉我们何时要收回。我们都该学会珍爱身边的人,付出关怀,温暖陪伴。最重要的,是及时说出心中的爱。(摘编自台湾联合报 作者:小眉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