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
理论·文苑
元宵父女情
2016年02月23日 10:14
来源:

  “金丝猴年来报喜,元宵灯会乐翻天。”又到了元宵节,这样的热闹盛会,也唤起我的童年记忆:在红砖块筑起的三合院里,孩子人手提着纸灯笼结伴去探险,还有那年父亲带全家去北港看花灯的往事。

  四十几年前,食指浩繁的一家子全靠父亲的微薄薪水养,能吃到一顿热腾腾的饭菜就要谢天谢地了,要想全家出游是件比登天还难的事。那年的元宵节,老爸听说北港有很漂亮的花灯,当晚竟破天荒地包了一辆出租车,带着五个小萝卜头去北港赏灯。

  到了北港,看到庙里庙外热闹滚滚的景象,人潮不断涌入,我紧紧抓住父亲的手,深怕一转身就会走失。当一座座的二十四孝故事的电动花灯在眼前转来转去,让我看得目瞪口呆,怎么样都不肯离开庙口,直到父亲说要带我去买糖葫芦,我才乖乖跟着走。这是父亲第一次带我去看花灯,也是我第一次搭四轮的车子,虽然父亲已经过世二十几年了,每到元宵节,我依然会想起和父亲一起看花灯的过往。

  四年前,女儿兴高采烈地问我和丈夫,说这年的台湾灯会在鹿港举办,要不要一起去看?想着到时肯定是万头钻动,忍不住有些却步,或许是年纪大了,害怕人挤人,便对女儿说:“还是看电视吧!”没想到,隔天中午丈夫忽然请假提早下班,说要去看花灯,一家三口不畏寒流和细雨,像沙丁鱼般挤在接驳车上,一路摇晃到鹿港。

  到了灯会现场,丈夫牵着女儿看着各式各样的花灯。主灯区的第一条巨龙非常壮观,千里龙廊则是九条金龙串成一条巨龙,我们穿越古老的街道,喝着古早味的面茶,身子和心中都暖烘烘的。等到灯光秀上场,绚丽的雷射光让人目不暇给,女儿开心地说:“还好有来,灯光秀的临场感和电视上完全不一样!谢谢老爸带我们来看花灯!”

  闻言,我勾起嘴角,再度想起童年与父亲看花灯的记忆;尽管时空背景不尽相同,但父亲想让我拥有灯节美丽记忆的疼惜,和丈夫想给女儿的爱,都是一样的。(摘编自台湾联合报 作者:秀子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