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
理论·文苑
洋女婿过年
2016年03月04日 10:04
来源:

  洋女婿杰克说中国的春节像一场战争,鞭炮声此起彼伏,深夜仍有零星炮响,疑似巷战;每天急行军走访无数的亲友,饭桌上烟火升腾人声鼎沸杯盅碰撞,一周串完了他在欧洲半年的门。几天下来,他疲态尽显,不过还是不失优雅地竖起大拇指赞每个菜都太好吃啦!发自内心,虽然因为持续用筷过力四根手指都在疼。

  新年带他进深山给外公上坟,准备了丰富祭品。一路上他问了很多问题:通过什么方式送给外公?这些是否都是他需要的?外公真的能收到吗?他在那边是否很富有?……大家踊跃作答,答案各色各样。眼看火焰将完全吞噬冥币,杰克突然迅疾出手来个火中取币,吓人一跳。他拿着抽出的几张花花绿绿纸说,“这个我能不能留着带回国?”“不行,海关要查处!”“外公在天上看着呢,你截留了他的钱,他会不高兴”“活人身上留着冥币会不吉利的”,大家一通胡说,杰克乖乖把余款付之一炬。

  春节,杰克成了一台原装进口自动敬酒器和智能洗碗机,学会频频向亲友敬酒,抢着洗碗,每天早起还给长辈泡好绿茶,频繁说新年好,万事如意……终于,经历各种强节奏折腾的杰克扛不住了,怯怯提出想休息一天的要求。

  嘿,这年把洋女婿杰克过的,他领教了中国。(摘编自大公报 作者:吴以然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