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
理论·文苑
人在虎背上
2016年03月08日 10:31
来源:

  我的人生三最爱:煮饭、写作、挣钱。现在分心不得,人在虎背上,更怕稍一不留神,就成了名利场上一俗物!

  昔日十年,在新加坡阿嬷宫的护理院学剑练剑,而今十年在苏州磨剑。

  不知梦里哪位大神的指引和保卫,年过花甲还努力当劳模。算算,我的工作时间比7-11便利店还多一小时。

  长年少眠夜睡,果然如养生学上所警告:每天在午夜二点后才入睡的人容易胆结石。我不单结石,还结了不小的石,一颗3公分,一颗2.5,搞得连胆都没有了。后悔没交待要留下那两块宝石。

  我本是个爱美而讲究细节的女人,喜欢窄裙丝襪,喜欢高领收腰的蝴蝶袖上衣,喜欢线条优雅的丝质旗袍,喜欢各种颜色鲜艳的高跟鞋,喜欢名牌手袋,喜欢化妆品与香水,喜欢……后来我吿诉自己:这都是有钱有闲的女人才享受得了的玩意,认命吧,你没那福气!于是,我的裙子收起来,我的旗袍高挂,它们是我缅怀远去岁月的祭品。

  为了方便工作与节省时间,我长年花衣长裤,甚至自创一格,在长裤的左右裤腿上加贴口袋,一个放手机一个打火机。上面两个裤袋,一边是钱,一边是钥匙。因此我可以不带手袋就出门。有次在名牌店,进门售货员紧盯着我的长裤。怎么啦?这跟我们的很像。这本来就是你们的产品。她们两人十分惊讶,面面相觑:我们有这款式吗?哪间店买的?

  忽然明白其所指,笑说,臀部两个后袋取下,改贴腿部,不就有用处吗?这款式真好!她们眼露钦佩。我也买化妆品,但是常被我遗忘,然后扔了,看到时又会再买,当然也是再扔掉。鞋子不再璀璨,手袋不再引人注目,通常是一双行军作战式的耐踢耐脏的鞋子和一个布袋似的手袋。我几乎弃权做一个女人!

  煮饭于我而言,本是好玩的游戏,可为了全身心扑在这份工作,我放弃游戏。我唯一的游戏是玩切水果,孙子们教我的,通常是在洗发店里满头泡沫不能动弹时的无聊活动。煮饭是一种艺术,我已经玩不起艺术,只能忍受佣人的猪饲料似的食物,心里常怀愧对家人的内疚,然而我一周也难得与家人共餐一两次,不是出差,就是留在工作地,即使回家晚餐也真的是晚,总在9点以后才到家。晚餐草草吃了,剩的打包,明天办公室里热了当午餐。除了谈工作,几乎累得难以闲话家常。前十年愧对儿子们,后十年愧对孙子们,我总是没做好自己的角色。

  我的三个最爱只剩一个,前两个都被一股脑儿倾倒在工作上。我本是爱书如命的人,古人说三日不读书,面目可憎,我心中有数,镜子也不敢多照,有时儿子会提醒我:你脸上有粉。哎呀,你怎么不早说,刚刚还见了客。没关系,他会以为是今年流行的新装扮。

  改不了的爱,是写作。陆续推掉报章七个专栏,是担心哪天急着供稿又写不出,突然心脏病发作,害得以后全世界作家不敢写专栏。辞了没多久,又手痒心痒,总不能再掉头回去央人让我归队吧?一生的毛病就在于皮不够厚,所以也没得个什么奖。但是,写作这念头不能罢休,也确实需要练笔,不然要生锈!于是悄悄写博客,积累下来,五年也写了二百余篇,还组织了五六场文化之旅。

  如今,职责所在,我必须继续努力把业务做大做好,以期对得起各方。然而,也希望有点小空间与时间,给我收拾堆积了几十年的杂物,从头细数……回味披荆斩棘路上的点点滴滴。(摘编自新加坡《联合早报》 作者:蓉 子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