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
理论·文苑
粉红的歧视
2016年03月10日 10:12
来源:

  不管是粤菜里爆出豉鲜蒜香的避风塘虾球,还是本帮菜以肉甜骨酥驰名的无锡排骨,又或者湖南菜里酸香劲辣的剁椒鱼头。这些平日和葡萄酒往来并不亲密、关系也算不上友善的中式菜色,却在我近期的经验里,都和粉红酒产生了极度友好、甚至堪称亲密的融洽关系。

  在海外流行好一阵的粉红酒,在本地却是长期备受歧视的有色酒种。在类型多元的粉红酒里,固然也有像粉红香槟这类极少数的粉红气泡酒,能因产量稀有、身价高昂,因此成为浪漫的代名词,显得一支独秀。然而绝大多数的其他粉红酒,却多在早年横行于KTV的本土甜味“玫瑰红”影响下,要不被当成俗气甜腻的廉价糖水,要不就是欠缺品味的新手选择。

  实际上,必须在理想的色泽和风味之间取得均衡的粉红酒酿造,不只对生产者来说是一大挑战,就连消费者,要从五花八门的品种、天差地远的风味口感,甚至色泽深浅都不一定和口感浓淡有关的粉红酒里,挑出适切的一瓶,也绝非易事。以酒标上的酒精浓度作为筛选指标是方式之一,酒精愈低的可能愈清淡,愈高的则愈浓厚。

  幸好,若一旦能抛开成见、幸运地找到一瓶不错的粉红酒,那么,按照如今国际上的主流口味,这些酒很可能会有比多数红酒更轻巧的红苺、草莓等红色浆果的香气,有清新爽口的酸度,还少有红酒中常让人闻之色变的艰涩单宁。

  这些感觉轻巧可爱、让喝惯红酒的叔叔伯伯觉得“很不像酒”(负评也可能是“太酸太淡”)的葡萄酒,正是因为同样的理由,而能不畏惧大蒜攻击、不让海鲜吃起来带有铁锈,甚至还因偶有的香甜气息或口感,能在又酸又辣的菜式旁依旧不失不过,陪衬地温柔可口。

  口感上往往更接近白酒的粉红酒,不只在功能上也像白酒那样容易搭配海鲜,还有比红酒更高的佐餐弹性。这也使得粉红酒能在高档的星级中式餐厅里,成为最受侍酒师欢迎的百搭酒款之一。尤其在满是海鲜大菜的寿宴上,粉红酒不只能恰如其分地陪衬餐点,还能解决不宜见“白”的民俗禁忌。

  当然,挑剔的人总是能挑得出毛病。绝大多数的粉红酒依照前述的逻辑,往往是既不独特也欠缺个性,带到品酒会上很难能让众人起立赞叹,也少有惊人天价或酒评家的溢美好评。这些总在红花旁当个绿叶的“陪伴型”葡萄酒,或许永远成不了什么稀世珍酿,但是就像很少有人能天天身着旗袍或燕尾服那样,粉红酒或许也该像衣橱里最常穿的牛仔裤,万用百搭的条纹衫──尽管备受歧视,却仍该占有一席之地。(摘编自台湾《联合报》 作者:陈匡民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