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
理论·文苑
一个远距离的自我观照
2016年03月11日 09:44
来源:

  窗外正是凉凉阴雨天,这样的天气,檐下绿荫阳台正合变作我书房。绵绵细雨飘在风中,黄腹太阳鸟啁啾啼鸣,伴我书写一个美景良辰。

  现在它的啼声变得多么温柔,尖音细细碎碎,如银铃般清脆,娇嫩而惹人怜爱。大概因为雨停了,和风轻轻抚弄羽翼,它的感觉和我一样沁心舒爽。然而,早上山雨欲来未来之际,两只太阳鸟攀附高高的藤蔓枝头,张望残云风卷,鸣叫得极为嚣张,它们齐齐拉大嗓门喧嚷得厉害,我凭栏问道:到底你们叫嚣些什么?到底是开心、亢奋?还是斗嘴、争吵?抑或情急厉声呼唤族类:“大雨来啦,快快飞来这里避雨啊!”

  不知道它们是否听懂我的问话?即使听懂了回答了,我自己也未必明白。

  而我总是自在欢喜的。宁静致远,因为心静,感觉足以和大自然一切生灵对话。喜欢目前的生活状态,每当沉思冥想读书写作时,总有妙曼鸟声陪伴,生命之醇美,岁月之静好,常氤氲在清风鸟语中。

  喜欢书写,因为喜欢寂静;喜欢冥思,所以喜欢书写。写作,长久以来已成为一种和内我无法分割的生命元素。除了是抒发情感、舒缓神经的一种媒介,书写对我来说,也是一种享受孤独之美的方式,一种寻找自我和寄托心灵的过程。

  因为孤独,可以自语;因为孤独,得以沉湎于和自己独处之中;因为孤独,可以挖掘心灵深处的隐秘和精致。孤独是一种美,因为尘嚣之中,我听到自己内在的声音。

  孤独,但不寂寞。因为和自己内心对话,和宇宙万物对话,生命变得丰富饱满,情怀于是悲悯感恩。只有在孤独的时候,才是思想最活跃的时候,心灵的独白,往往成就我写作的泉源。

  爱上写作,已近半世纪。多年来从没停笔过,但我也是一个疏于自律的人,至今只出版过两本个人集子。1985年的《我心深处》和2007年的《刘培芳散文集》,转眼已是30年和8年前的事。

  朋友常问我为何出书量那么少。也许太懒散,也许兴趣太多太杂,也许因为我是个过度自我否定,却又自我要求太高的人,总是对过去所写觉得不满意,更质疑自己作品留存的意义。

  如今得到八方出版社的支持和鼓励,给了我一个重新审视和调整自己心态的驱动力,于是决定好好整理和筛选多年积累的作品,把近年在《薰衣草》专栏所写的随笔小品,以及一些未曾发表的文章汇集成书。如今反复重读,好像回顾自己曾经走过的岁月,重新梳理曾经在这些流逝岁月中悄然凝铸的情感与思维,竟然有了一个从远距离自我观照的机会。

  书名取《当柿子遇上提拉米苏》,本意仅在逗趣。柿子和提拉米苏两者毫不相干,却在我一次国外行旅中铸成一桩奇遇。当时率性下笔成游戏文章,只为生命旅程留下一段趣味记录,也许并无重大意义。但人生在世,其实无需时时刻刻都文以载道、主题先行的是吗?

  人生无需太沉重,写作不也如此?一如窗外鸟语啁啾,和写作无关,也有关。(摘编自新加坡《联合早报》 作者:刘培芳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