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
理论·文苑
安徒生另有深意
2016年03月18日 10:23
来源:

  凡是看过《国王的新衣》的人,都知道那两个老大臣在皇帝面前说了假话。可是,作者偏偏用“诚实”二字形容“老大臣”,不是安徒生误用了“诚实”,而是他另有深意。

  在故事中,国王是最主要的受骗者,也是作者最主要的嘲讽对象。但是,国王并不是愚蠢到极点,一下子就相信了骗子(如果这样写,故事就无趣了),而是对骗子半信半疑。因为有半信,他让两个骗子留在宫中织布。因为半疑,他先后派了两个“诚实”的老大臣去看骗子所织的衣料。这个选派标准不错,确实,要完成国王的这一使命,并不需要特别聪明,特别能干,特别能吃苦,最重要的是诚实,看到了什么就说什么。

  可惜的是这两位诚实的老大臣,却在国王面前说假话,明明在骗子的织布机上什么都没有看到,竟然向国王报告衣料是如何美丽。如果这些话仍然出自骗子之口,国王未必会全信,但出自“诚实”的老大臣之口,国王信了,穿着新装上街了。因而,是老大臣帮助国王完成了对骗子由半信到全信的过程。可见,强调老大臣的“诚实”,既是塑造国王这个人物的需要,也是故事情节发展的需要。

  国王信得过老大臣,以为他们是诚实的,而老大臣辜负了国王对他们的信任,不是将真实的情形向国王报告,而是骗子叫他们怎么说他们就怎么说。两个老大臣放弃了最宝贵的品质,足见骗子的骗术很高明。高在哪里?高就高在抓住了人的弱点。有多少人愿意别人说自己不聪明呢?有多少官员愿意别人说自己不称职呢?可叹的是不想做不聪明的人,偏偏成了不聪明的人,不想做不称职的人,偏偏成了不称职的人。

  老大臣出场,先强调他们是诚实的,是值得人信赖的,然后写他们为了证明自己的聪明和称职而撒谎,这种写法很高明。看到这里,读者自然会想,两个“诚实”的老大臣尚且如此,那整个社会还有多少人说真话呢?书中写道:站在街上和窗子里的人都说:“乖乖!国王的新衣真是漂亮!他上衣下面的后裙是多么美丽!这件衣服真合他的身材!”谁也不愿意让人知道自己什么也看不见,因为这样就会显示自己不称职,或是太愚蠢。这样,我们就知道了,在这个国度里,从国王到大臣,再到普通百姓都是如此。(摘编自大公报 作者:汪 强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