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
理论·文苑
敢问路在何方
2016年03月22日 10:32
来源:

  在内地最有商业传统的海派城市上海问路,指路人呶嘴示意方向。在风景如画的杭州问巴士站,人倒是热情,但热情有余,有时缺乏技术层面的真确性,不指好过误导。

  不由怀念在台湾问路受到的礼遇。在台北101内打听的士站,一位导购小姐,二话不说,离岗登登地走在前面,一直把我带到一辆的士跟前。走几条街为客人指路,是很多到过台湾的游客都有过的体验。台湾民风纯朴,乐于助人,热情尽心。

  在香港问路也很有特色。港人表面看来不甚热情,尤其是当他不能给予你确切的指引时,他一定会很歉意。专注做事实效的香港人是比较吝啬笑容的。

  我曾在中环向一位丽人问路,她细心地嘱我呆在商厦荫凉处,自己冲到马路对面去替我问路。之后因为她要赶时间,又把我托付给另一位同样热心的女路人,接力为我指路。香港人有着典型的都市人的矜持。知之者谓之知,不知者谓之不知。不会滥用热情。匆匆忙忙的香港人,其实是指路时思量最多的。

  如果他未显热情,非他冷漠,自私,而是可能他担心未能给予你最适切的帮助。吾城香港有很多比较中即可见出的优点。一向批评犀利的龙应台特别肯定香港人做事的精巧、准确、到位。这种特色不无来由,社会竞争激烈,人人都得把事做到最好,滴水不落。“差不多”是行之不远的。久而久之,形成香港人做事的认真、准确、高效、甚至某些刻板。

  (摘编自大公报 作者:吴以然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