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
理论·文苑
家有鼠目老公
2016年03月26日 09:49
来源:

  “喂,我昨天不是买了一堆酱菜吗?怎么都不见了?”一早起床,脑子还没清醒,就见老公神色慌张地冲着我叫。哪会不见,是他老毛病又犯了,永远找不到冰箱里的东西,我昨天才把这些酱菜一包包打开装进空罐子,并摆在他指定的层架上。

  住台北三十多年,已渐渐习惯便捷的早餐,不是牛奶配面包土司,就是豆浆搭包子烧饼,没时间也没心情像童年时的母亲一样,煮锅热腾腾的稀饭,再摆上豆腐乳、花豆、黑豆、酱黄瓜、破布子、腌姜、腌萝卜、花生米等酱菜,长久以来,我几乎忘了它们的滋味,也很少看到有摊贩在卖。

  退休移居台中后,有天就在自家附近的传统市场发现一个酱菜摊,花样竟有三十多种,而且都是老板亲手做的。把消息报给老公,喜欢吃稀饭的他兴奋得像孩子般手舞足蹈,还自告奋勇说以后早餐由他负责(我想他对面包土司和包子烧饼已忍无可忍)。此后,他固定上市场买酱菜,但不习惯厨房作业的他,每次东西买回来都是往桌上一丢了事,我只好自行将酱菜整理好,并告诉他要摆在固定的层架,以免跟其他菜混淆了,没想到今早他还是找不到。不只是他心爱的酱菜,多年来,每次要他从冰箱找东西,他没有一次是顺利找到的。

  问了许多朋友,她们的老公也有这种毛病,原来不是只有自己的老公啊!有天偶然在图书馆看到一本家庭咨商的书,内容是讲由于生理结构及社会角色的不同,导致男女表现的行为也不同。

  书上写着,在远古的穴居时代,男人必须出去狩猎养家,所以追捕猎物的时候,视角呈圆筒状,范围比较窄;而女人必须在家照顾小孩,小孩会四处走动,所以养成女人的视角呈现一百八十度的半圆形,范围较宽广。这可能多少影响了男女的某些行为,比如男人开车时只能专心地往前看,两旁的事物他们是顾不得的,而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女人则可以环视周遭,看风景聊天兼指挥。

  在看到这本书以前,我常气恼老公找不到东西的行径;开车外出时,也常因为看到的景色或商店不同而有所争吵,虽然不知道书上的说法是否有确切的科学根据,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男女大不同啊。这种先天的差异,不知引起多少家庭纠纷哩!

  “找到我昨天买的那些酱菜了吗?”老公又在吼叫了。“不是都在这儿吗?”我指着最上层排在眼前的七八罐酱菜,伸出纤纤兰花指,由右到左指给他看。

  “咦?我怎么只看到中间这三罐?” “你今天才知道自己是‘鼠目’啊?”我暗自偷笑。(摘编自台湾联合报 作者:真水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