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
理论·文苑
健谈司机
2016年03月26日 09:50
来源:

  坐上开往樟宜机场的德士飞沪出差,开车的是个彬彬有礼的司机。首先问该如何称呼,然后自我介绍叫菲立普,就住在我家附近,遂把话匣子打开。

  一般上出差有任务在身,我比较严肃,不会和德士司机聊天。但也许是这名司机给我的第一印象良好,同时尊重乘客隐私,除了“如何称呼”外不问诸如“你将飞往哪里”、“你做哪个行业”等问题,故我乐意与他交谈。说交谈也不尽正确,因为多是他在说,而我只是做个专注的听众罢了。

  谈话渐渐从我们所住的地区转移到他自己身上。菲立普比我小几岁,但也年过半百。他分享现在司机们可向德士公司“散租”车子, 有很大的灵活性。比如他一星期只租四天,其余三天休息。在开车的日子里, 他用的是一种悠然的心态,在非繁忙时段假如乘客不多,索性停下车喝杯咖啡,而只要一天的收入比租车的费用高出若干,便结束一天的工作,不须向任何人解释。很明显地,他十分享受这份工作的自由。

  与所遇见过的另一些健谈,但谈话内容总离不开他们对生活种种不满的德士司机相比,菲立普显得截然不同。我不禁由衷赞叹:“很难得您能在生命的这个阶段,为自己创造这么自在的工作。”却没想到接下来是长长的沉默。然后原本明快的谈话基调变为沉郁。“有段时期我打一份工,工作量比之前的另一份工高,薪水却只有三分之一,如何做得下去……”

  和菲立普一样尊重他人隐私的我,见他不再说下去自不追问,脑海中却出现许多个“可能”:可能他曾是公司高层,因金融风暴丢失工作; 可能他曾是部门主管, 因行业萎缩而被裁退;可能他……肯定的是,失去那份工后,他再找不回类似岗位类似待遇。在这种情况下,多少人会自暴自弃,怨天尤人,甚至恒久陷入低谷。但在时间的某个定点,菲立普必曾泰然接受既成且无法改变的事实,勇于转行以开创新生活,并善于放松以保持心境的愉悦与澄明。

  我们在抵机场互相祝福后各走各路。我脑海里犹不时浮现这位健谈司机在不经意中所传授,有益于任何乘客的宝贵的一课。(摘编自新加坡《联合早报》 作者:虎威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