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
理论·文苑
没有陌生人
2016年04月02日 09:52
来源:

  上世纪80年代的和平神童莎曼达曾有一个梦:但愿到了2000年世界上每一个人都是朋友,人与人之间“不再有陌生人”。

  莎曼达死于1985年,时至今日2016,31年前她的这句童真之言很可能没有人记得;二战后各国移民激增,军事科技学术界的交流,通商旅游,国际婚姻,大幅度的流动外劳人口,加上近年战争与政治难民蜂潮,万邦各族莫不“摩肩接踵”挤在一起生活竞争,说人类跨进了一个几乎没有陌生人的时代,虽不完全正确也答对了一半。

  粗略一看小红点新加坡,包容的除了新加坡永久居民或每天过长堤来打工的各业职工,有长期居留的菲律宾人口,通过投资或婚姻关系逐年上升的中国大陆新移民,新兴的欧澳白领及印度专业人士,成了世界没有陌生人的最佳缩影。

  这个环球趋向是否莎曼达说的“没有陌生人”实在真意,已无法向她求证,我个人感受,本质上尚有差距。当年她呼吁要求的是和平,国与国平衡共处,然后达到人与人之间“不再有陌生人”的最高指标。现阶段异族异见(不同宗教政治信仰)涌进同一空间,例如香港和新加坡,为个别前途人人奋斗,日常交通、购物或娱乐等活动接触当中,产生接受同化或摩擦反感等一般情绪反应在所难免,由此造成的社会人流相处,相信并不是莎曼达所言之“没有陌生人”理想。

  31年前我虽然在做一份“从别人口中把话掏出来”的工作,然而没有机会接触莎曼达。当我开始注意“那个美国小女孩”的时候,莎曼达遽然粉身碎骨地告别了人世。我一直认为她的死意味着这个世界容不下真正的和平。幸而,30多年投身不同人文色彩的实地经验,我得以逐渐思索“没有陌生人”这句话。

  大场面如菲律宾风暴、土耳其和尼泊尔地震的救灾行动,动员数十国几千人,参与者名字身份甚至友谊基础都不重要,决定在出发点不为私利。那是人类彼此最信任,最合作,最融洽的表现。同心协力,人与人之间“不再有陌生人”才可能实现。悲哀的是,往往也有反面个例发生,而且出在大规模的机构组织里。

  以下的译文,或可进一步诠释“没有陌生人”论调:

  “置身在一个繁华热闹的市中心,我突然强烈醒觉,我多么深爱周围的人群,他们就是我而我也是他们其中之一,我们彼此并非外邦异族,虽然大家都是陌生人。(这种感觉)就像是从一个被隔离的梦境醒来,在那个世界里人个别孤立,陷于自我神圣的假想中……摆脱那样的梦是多么大的释放和喜乐啊,能够作为人群中的一人真是无上荣幸!……要怎样才能使人明白,人群里没有一个陌生人,个个都发出美丽光辉。只要我们都看见如此情景,到此世界不再有战争,不再有仇恨,不再有残酷行为……”(注 )

  “只要我们都看见如此情景”,我想是“明白了每个人是一样的”,陌生人即不复存在。至今,“没有陌生人”仍然是崇高的梦呓,然而,撇开各种因素,你我平凡小人物正在不知不觉中逐步体现莎曼达的梦想。谨此共勉。

  注:说这段话的是法裔美国人汤姆斯•默顿,活跃于50至60年代末的一个反越战思想家。他死后三年莎曼达才出世,二人的论调不谋而合。(摘编自新加坡《联合早报》 作者:杨 萱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