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
理论·文苑
我瘦够了
2016年04月29日 11:01
来源:

  过去三年,平静的日子略有波动,作息深受影响,近期不断有人对我说“你瘦了!”,这才猛然惊觉!常年体检无大碍,唯体重再次下滑,报53公斤。

  事缘大前年,独居老妈不慎跌倒,留医一星期,往后得借助步行架及轮椅代步。谁都清楚,再不能顺从老妈独居的意愿了。考虑到弟兄们的处境及母亲的惯性,觉得自己家较适合母亲康复休养,于是挺身而出,决定把母亲接回家。

  出院前,已把母亲的床俱细软,从楼上客房搬到楼下书房,方便她行走及如厕。同时,四处张罗轮椅、步行架,也安排在厕所装置热水器、扶手,顺带连地板也涂抹防滑剂。几乎马不停蹄,我前往住家附近的日间托管及康复中心为母亲申请名额,准备就绪,母亲一出院就搬进来疗伤。

  这些日子,习惯性清晨五时早起,打点家务之余,侍奉母亲起居餐饮,七时许载送她到日间托管及康复中心,并赶在五时中心关门前接她,回家又是另一轮家务餐饮打点,日复一日。我跑进跑出,舟车劳累,亲手足未必能全然了解和体会个中滋味。

  在职太太没闲着。婆媳融洽,相敬如宾,是我把母亲接回家的考量因素。毕竟,照料年迈又行动不便的父母,是为人子女天经地义、责无旁贷的任务,除非身不由己。

  母亲高龄92,双脚乏力,但神智超强能自理。难以想象要照顾年迈失智又无法自理的老者所面对的压力会有多大?一位老友就和我分享他曾离职三年,全天候照顾年迈失智,又无法自理的老母亲的心酸与无助,所幸有“互助小组”的精神支持,才能继续往前走下去。

  蓦然回首,自己当然也有心酸与无助时,并曾在夜阑人静暗自淌泪。一开始就明白所要看护的是有自尊、有情感的至亲,尽量做到迁就、顺从及有耐心,一切以长者为先。然则人非圣贤,难免小情绪,但长者时而不按牌理的固执,或对看护者的善意不谅解,岂是订立一套律法就能理清?看来还得靠时间慢慢磨合吧。

  母亲目前的气色不错,健康比独居时期好多了,身体也胖了一圈,亲人探访时都这么说。

  我正努力调适生活,放松自己,尽量多吃,不让自己再瘦下去,否则,哪来力气搀扶母亲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