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
理论·文苑
偷得浮生半日闲
2016年06月17日 10:48
来源:

  现在的生活方式,如果不记录下来,恐怕没有时会忘记。真正写意的生活啊!当真每天都是偷得浮生半日闲。

  从四天制的工作辞职后,现在每日工作三小时,扣除来往工作地方的交通时间,其余时间就真正属于我了。还真的是半日闲,因为有时我会闲闲过日子。当然也会内疚,觉得很浪费时间,尤其淋浴后读报时就会犯困,与其与睡虫争战,不如乖乖就范溜进被窝里。

  半日闲的日子其实有很多计划——要赶快复习完所学过的日文以便继续下个阶段,画画,学针织,上网免费学习喜欢的课程,翻译喜欢的小说或散文,设计翻译网站以招徕生意,计划做义工,盘算未来居家所需的费用,阅读书橱里一大堆还没看的书籍等等。要说一一按部就班去做的话,还真闲不下来呢!

  但是,身子里的懒虫是在闲着的空档养肥的。每一秒过去都会在脑海里自我安慰一番:没关系,做人不要太紧绷,relax!然后太阳就下山了。

  我心里也很焦急啊!这么多想做的事情还没着手,很快就光阴似箭,接下来恢复全职工作,就没办法拥有更多空闲时间去做了。但是,什么才是真正叫做“偷得浮生半日闲”呢?非得在忙碌中偷得一小部分空档闲下来才算数吗?还是能每日写意舒服不赶时间过日子,才是“半日闲”真正的意境?

  此句原出于唐代诗人李涉的诗《题鹤林寺僧舍》:

  终日昏昏醉梦间,忽闻春尽强登山。

  因过竹院逢僧舍,偷得浮生半日闲。

  在忙忙碌碌的生活中偷得那么一段闲日,做做自己想干的事情,真是人生一大趣事。想来闲日必须“偷来”才有意思,才显珍贵。即“偷”,就有“不得”的前提存在。现代生活样样都得提前计划,谁还会“周末无计划”过日子呢?

  没计划等于想干什么就干什么,睡到自然醒,然后问自己“噢!想干啥?”想再躲进被窝里也行,想闲闲读一个下午的书也行,想望向天空脑袋放空看云朵飘过也行,反正时间不受任何事牵绊,任你去过。不必计划也不必担心诸多不便和牵绊,多好!

  但是我不喜欢“偷得”闲日啊!那还得费一番心思,而且恐怕还“偷而不得”。“偷得”又怎样?一想到闲日将尽就变颓丧了,没意思。虽珍贵,但短暂。为什么不能不赶时间过日子呢?当然,生活中有很多无奈的,有家室的人的时间是分割式的;无家室的人的时间也未必完全自由自在。要日上三竿、闲暇自适,也不是无代价的。

  每天过退休式的生活非“偷得浮生半日闲”,乃是“闲云野鹤”也。那才是不赶时间的日子,即使有计划也不必满头大汗。但我不认为必须等到老年才能过那样的日子,你可以斟酌自己的“欲望”,然后与时间的付出做衡量。度日的步骤由你决定。(摘自新加坡《联合早报》,作者:微风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