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
理论·文苑
曾国藩借黄芽白传递亲情
2016年07月05日 10:15
来源:

  黄芽白,也就相当于老百姓餐桌上的“黄心白”吧。这种白菜极为高产,且容易储存,在曾国藩的故乡多有种植,曾国藩也十分爱吃。

  在曾国藩到京城做官之后,仍不忘多次在家书中提及黄芽白。

  清道光二十一年,他专门抢在黄芽白播种之前,给老父亲写信:“七月初二发第十号,内有黄芽白菜子,不知俱已收到否?”(《与父亲书》)

  单单是邮寄种子还不算,曾国藩还不失时机地惦记着黄芽白的长势如何。道光二十二年农历九月十八,曾国藩修书一封给其弟弟说:“频年寄黄芽白菜子,家中种之,好否?……信来并祈详示。”(《与诸弟书》)

  三年后,我们再次可以从曾国藩的家书中找到黄芽白的影子。道光二十五年,这一年因为公务操劳,曾国藩忘记按时邮寄出黄芽白种子给家里,后悔不迭地给其叔父写信说:“今年七月忘付黄芽白菜子,八月底寄出,已无及矣。”(《与叔父书》)

  此后,似乎每年曾国藩都要往老家邮寄黄芽白种子,不失时机地打探黄芽白的长势和收成,乐此不疲:

  道光二十六年农历七月初三《与父母书》中有这样的句子:“兹寄回黄芽白菜子一包,求查收。”

  道光二十八年农历六月十七日《与诸弟书》中这样记述:“五月二十四日发第八号家信,由任梅谱手寄去。高丽参二两,回生丸一颗,眼药数种,膏药四百馀张,并白菜、大茄种,用大木匣(即去年寄镜来京之匣)盛好寄回,不知收到否?”

  谁不知道,这时候的曾国藩已经权倾朝野,别说是点黄芽白,家里什么菜吃不到?什么样的山珍海味没有?他一连多次修书家里,邮寄黄芽白的种子,难道家里就不会留种?曾国藩为何对几棵黄芽白念念不忘?

  转念一想,不难发现,所谓黄芽白,只不过是曾国藩修书的一个“绝佳藉口”而已,借由“黄芽白”,曾国藩频频写信回故乡,知晓父母亲人的近况,这是为人子、为人兄的曾国藩心繫故乡和家人的缘故。曾国藩公务这么忙,虽然父母也许会叮嘱他要以国事为重,但“家书抵万金”,曾国藩巧妙借助“黄芽白”传达了浓浓的亲情。原来,曾国藩看似反覆唠叨白菜子,实则念念不忘家里人。

  (摘编自香港《大公报》 文/李丹崖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