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
理论·文苑
鸟的庄园
2016年07月12日 11:15
来源:

  晨起,都是屋前的鸟声叫醒的。那棵老树,高达两层楼,好处是:遮挡夏日艳阳,洒一地荫凉;坏处是:阻隔窗前视野,而且果子招惹蚊虫。

  至于好坏参半的,就是那聒噪的鸟声了。

  老树就是鸟儿的家。它们的生活是很有规律的,白天,成群出外觅食后,静悄悄的,到黄昏鸟投林,早晨鸟初起,就是最喧哗的时刻。

  像炸开了锅,吱吱啾啾一片杂乱,竟汇成浑然天籁的交响乐,明明是巨大的声浪,又不致令人烦躁。许多伟大音乐的组曲,就是以鸟声作开始的。

  与鸟共住,是环保的一项指标,也是一个底线。一个地方如果连鸟都绝迹,人也不宜居了。鸟是造物的代表,常常用叫声宣示造物主的伟大,蓝天白云太遥远,鸟就在窗前。   我有位患癌症的朋友就是因看见鸟站在窗台吱喳,恍悟自己身在福中,不再自怨自艾,整个人心情转变,度过化疗那段艰难时光。

  鸟多,鸟粪就多,附近停泊的车子,无可避免受污染。照我看,这种出于大自然的污染,是一种浪漫,洗洗车子又有何妨?

  有人就是受不了,多番建议把这顶心大树砍了,落得清静。

  我说哪有人怕鸟粪而砍树的?力排众议,要保卫树的生存权和鸟儿家园。

  到如今,树仍屹立成鸟的庄园。每早,壮丽的鸟鸣组曲仍然提醒我天之恩地之美,活在当下,真有意思。

  (摘编自香港《大公报》 文/叶特生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