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
理论·文苑
感受“留白”之趣
2016年07月14日 10:01
来源:

  有位内地著名演员接受电子媒体采访时,表示最满意自己现在的生活。他限制自己每年只接拍两部戏,觉得这样自己安静了很多,有空去旅游,看看这个世界,去博物馆、去美术馆,看看想看的东西。

  对他来说,这是最珍贵的,因为他在年轻时能有这样的精力和感悟,比他在老了以后有这个想法却没有这个体力要好得多。他现在吃的东西,以及想要、想买的东西越来越少,生活越来越简单,越来越觉得自己拥有太多,应该放掉一些。

  有很多事情很难做得到,但是他做到了,比如他12年来未曾吃过一口即食面,十多年来没吃过一口味精,连续10年每天早上空腹吃一个苹果。访问接近尾声,访问者不停拍手,不停说:“谢谢,谢谢,非常好!”

  作为观众的小可,也不由得拍手叫好。该演员身在大都市北京,小可也是身在大都市香港。退休人士饱经世情,有这种想法不足为奇,该演员才届不惑之年,在闹市和在前卫圈子工作,竟也坚持简约生活十多年之久,心态之超然,让人佩服。

  想从纷闹中获得宁静,要靠自己去寻找,这里试从“留白”说起。留白一词,在绘画创作而言,是个载体,是为了使整个画面、章法更为协调,留有可供想像的空间。透过留白,更能反映简单、安闲的理念,画纸面积方寸,却可以显示天地之宽。

  南宋马远的《寒江独钓图》,只画了漂浮于水面的一叶扁舟、一个独坐船上的渔翁,以及船只四周的几笔水波纹,此外全部空白。正由于有这一大片空白,才突出了强烈的空间感,衬托出“独”的氛围,让人“看”到了平静无垠的江水,以及钓鱼人专心垂钓的神情。

  虚实并济,此处无物胜有物,意境深远。狭窄与宽广、繁嚣与宁静、混乱与整齐、混浊与清新……留白,含义无尽,它并不是“空”,也不是“无”。

  佛家的“空”和道家的“无”,本意接近,都指心灵清净澄明,是心性修为,内容丰富。佛家看破诸物轮回之空,道家摒弃蒙蔽五官之物,复归本真。

  试举生活上的“留白”,例一:暑热的一个星期天,小可和阿梅一起走进沙田公园,在位于出入口通道旁的椅子稍事歇息。不到两分钟,阿梅已经呼呼入睡,大半个小时,全然听不到往来吵闹的人声,小可则只能瞇一下眼。

  例二:阿宽每天坐巴士上班,人一旦在座位上,必然入睡,一星期总有两三天搭过站,下车走回头路并不罕有。你可以说阿梅和阿宽贪睡,但如果不是心无罣碍,是断不可能做到的。

  在客观环境中,小可也曾感受到点滴“留白”之趣。例一:访荃湾三栋屋遗址,遗址位于荃湾的一个山坡上,四周种植的古树,每棵至少有200年历史,遗址后面有三栋屋公园。人站在小山坡上,其实与下面闹市仅咫尺之遥。这边厢,平静得很;那边厢,巴士站、商场,人与车,络绎于途,摩肩接踵的行人,不似在行走,简直是在赛跑。有那边的嘈杂,更显得这边的幽静。

  例二:小可到葵芳公共屋邨,看邨内每年盛开的红花风铃木。未进屋邨,人声、车声不绝于耳,尘土飞扬。甫进屋邨,但见不用上班的老人家,或下棋、或聊天,节奏奇慢,悠然自得。处处花草树木,令人神清气爽、耳目灵通。屋邨内外,也是仅几步之遥,也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。

  例三:小可一次在港岛南风道金夫人径攀山,彷彿进入了原始森林,耳际却隐若传来车声,原来不远处就是马路……

  小可爱交通畅顺、店铺林立的香港,即使刮台风或大雨倾盆,越来越多的商场与住宅,都有有盖通道紧密相连,人外出,可以衣衫不湿,也能买得到所需食物及用品。

  你爱便捷,那么人自然挤、空间自然小,但又想宁静,这时你就必须学点“留白”学问。宁静并不是繁华社会必然的“制度附件”,它的存在要靠自己多番想像、寻找。

  红尘俗世,如能做到物欲苛求越来越少,生活越来越简单,举重若轻、弃重取轻,人自然心境平和,越来越快乐。(摘自香港《大公报》  作者:小可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