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
理论·文苑
极速的反思
2016年07月25日 10:06
来源:

  快!是香港的节奏。

  快得令人侧目,甚至头眩。

  欧美公司派驻香港的人员,惊讶港铁站人流的步速像一场竞赛,在自动扶手电梯,人人拾级而上,等不及了;街上看不到慢条斯理,行人的脚步急促往前。他们领教后,渐渐由不习惯到被同化。

  内地游客入境第一印象,香港事事快捷,快餐店买东西,花时间排队,但到了柜台的刹那,员工手脚并用,配食物、打包外卖,尽在一分几秒之内。

  美加回来的亲友说,几年不见,有些地方认不出来,香港变化真快,问铜锣湾皇室堡的美心酒楼还在吗?

  过去数年间,常在湾仔走动,眼看市内变化,令我惊讶,开始有点无所适从,一些生活习惯打乱,须作重新安排,约朋友饮茶这样简单的事,都要花点心思处理,先要知道相约会面的酒楼餐厅还在不在。

  多少年以来,香港以快速发展为繁荣标准,今月一座高级写字楼建成,下月一座更新更高的出现,外国游客流露惊羡眼光,邻近地区报以赞语。然而,我们是否自以为是,如此快速是否理所当然,城市发展是否只此一种模式?

  近年,跟老友谈起少年时自己成长的社区的变化,当年与父亲饮茶那家茶楼没有了,母亲带去饮菊花茶、火麻仁的凉茶铺改建了,从小便喜欢的一家古色古香百货公司消失了,儿时成长的环境,一条短街,一条小巷,一片当作足球场的乱草地,生活中留着脚印的美好回忆,在中年来到的时候,湮没于繁华发展中。

  我们这一辈泛起疑问:香港的发展速度,我们可有选择─高速、中速、稳速?我们尝过追求更快,但消失更快,且换来高昂的代价。我们需要有所选择,选择适合我们生活的速度。在高速蜕变中,究竟得到更多?或所获更少?(摘自香港《大公报》 作者:郑家豪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