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
理论·文苑
大隐于市 繁华背后的澳门武林
2016年10月09日 10:28
来源:

  提起澳门,人们往往想起的首先是“大三巴”,旅游塔,成片的酒店和购物中心。人们也许并不知道,在澳门熙熙攘攘、灯火通明的闹市之中,还有一群习武之人,坚守并热爱着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中华武术。

  日前,澳门“武林群英会”热闹登场。这场为期四天的盛会云集了中外武术名家,举行了擂台争霸战、龙狮争霸、武术龙狮瑞兽巡游等精彩活动。这是这个以中华武术作为重要文化传统的城市,近年来举办的规模最大的国际盛会,引人关注。澳门特区政府在群英会开幕前几天派发门票,没想到开票仅几小时即被抢空。

  黄飞鸿传人在澳门

  在离入境澳门的关闸边检大楼不到一公里的渔翁街,白天满载着游客的旅游巴士从这里鱼贯而过。晚上,从路边的南丰大厦楼顶十四层高的天台上会传出阵阵鼓点,这是澳门罗梁体育总会的年轻人们正在练武。

  楼顶被围栏划成三块空地,习武的弟子们分成三组各自练习。有两组都是二十多岁的青年,一组练习舞狮,在两三米高的梅花桩上辗转腾挪。一组在另外一块空地上练习舞龙,伴随着紧密的鼓点和锣声。另有十多个八九岁的小学生在师父带领下练习“扎腰马”。

  “这些年轻人白天都有工作,要么上班‘揾食’,要么学校里上课,只有晚上有时间。”在场指导的澳门罗梁体育总会理事长潘敬文解释道。他看着不远处生龙活虎的舞龙队伍,仿佛一个老农看着地里的庄稼,欣喜而自豪。

  罗梁体育总会成立于1938年,算是澳门功夫界的“老店”。日军侵华后,广东武术名家罗悦胜和梁国荣为躲避战乱来到澳门,创建“罗梁兄弟国术团”,后改为现名。以“弘扬国粹、服务社群”为宗旨。潘敬文的父亲潘树森就是罗悦胜的高足,擅长蔡李佛拳和南狮。

  澳门因为紧邻武术传统氛围浓厚的广东,本身拥有良好的社会基础,方世玉、黄飞鸿均有传人在澳门。加之二十世纪前半叶战祸连连,很多华南武术名家为躲避战乱纷纷来到澳门。不少人开宗立派,并以澳门为基础,把武馆开到香港、台湾、马来西亚、印尼等地。

  罗梁体育总会只是澳门众多武术团体中的一家。澳门武术总会登记在册的有96个团体,7200多名会员。这也意味着澳门60多万人口中,每一百人中就至少有一人习武。澳门武术总会长期组织代表参加国际和国内各类武术比赛,最好成绩是世界武术锦标赛第二名。

  楼顶变成练功武馆

  随着澳门城市化进程的加快,以前开在平地上的武馆,要么搬入大楼的单元房,要么守着祖产慢慢被高楼包围。在寸土寸金之地,他们的习武空间被大大压缩,楼顶天台成了不少武术团体练功的“武馆”。

  从热闹喧嚣的大三巴向东步行10分钟,就是澳门最早的武馆——成立于1921年的柿山结义堂。居民楼包围下的一栋100平方米左右的平房,加上房顶的天台,就是武馆的全部。

  柿山结义堂的理事长李日洪和潘敬文是老熟人,当年潘敬文曾劝柿山结义堂尽早买楼搬家,结果一直在原地坚持到现在。“周围的楼越来越高,住户越来越多,我们练武声音太大都被投诉。”李日洪无奈地说。

  尽管空间狭小,柿山结义堂仍然练得有声有色。楼顶的天台包上铁丝围墙,舞狮舞龙都耍得开。他们的绝活之一是三叠狮,三个人叠罗汉能用狮头踩到六七米高。

  “邻居们不喜欢我们敲鼓,我们就用纸箱代替,一样练得好。”李日洪随手抓过一个矿泉水纸箱子,用双手食指关节熟练地敲了一组鼓点。

  柿山结义堂供奉着一支生满铁锈的三股叉,是开山祖师李五福的兵器。李五福擅长五形洪拳,抗日战争期间更是参加十九路军抗日大刀队并担任教头,趁黑夜和敌人贴身肉搏砍杀。后来因伤病英年早逝,其亲手使用的这支三股叉被后人用来纪念这段历史。同时屋里陈列着满墙的狮头、锦旗、奖杯和照片,似乎在用往日的荣光激励后人。其中一幅镶在镜框里的题字,是为感谢柿山结义堂在1950年慈善募捐活动中的义举所写,署名是澳门名人柯麟、何贤、钟子光。

  行侠扶助弱势群体

  有着战乱和民族危亡的历史作为共同源头,澳门武术界把扶弱锄强、自强不息作为行事原则。有像李五福这样投军杀敌的拳师和门人后生,更多的则是在后方有钱出钱、有力出力。无论是战时支援前线,还是内地遇上洪涝、地震灾害,或者扶助澳门本地弱势群体,各个武术团体都会以义演和募捐等形式出一份力,行侠义之风。

  令港澳人民津津乐道的上世纪五十年代的“吴陈比武”就是为澳门的镜湖医院、慈善组织同善堂和香港石峡尾六村大火的灾民筹款活动的压轴节目。此次比武由澳门白鹤拳“三夫”之一的陈克夫挑战香港吴式太极拳掌门吴公仪。擂台上两人徒手相搏,逐渐拿出了真功夫。台下观众看得目不转睛,叫好声、鼓掌声此起彼伏。比赛最后判定二人打平,握手言和。

  在之后的武术表演中,当时还是洋行经理的何鸿燊作为观众亲自上台,向太极拳名师胡胜的腹部连发几记重拳。胡胜面不改色,引来台下阵阵喝彩。

  当天的慈善活动一共筹得善款数万元。而这场“吴陈比武”更是激发了梁羽生、金庸的灵感,香港新派武侠小说从此发端,成为华人世界延绵至今的文化共鸣。

  澳门武术承继有人

  在和平繁华的时代,如何让年轻人继承武术传统,是老一辈习武之人普遍担忧的问题。而在澳门,武术团员中有很大部分却是年轻人。澳门70多所中小学里,有22所开设武术课余活动。每年暑假,澳门教育暨青年局和澳门武术总会合办假期武术兴趣班,传授长拳、南拳、龙狮等入门基础。

  “我不担心后继无人,你看那些舞狮舞龙的孩子们,他们多开心多快乐!”潘敬文这样回答。他的徒子徒孙们大多是老会员们的后代或者邻里。多年的感情,让武馆与会员之间,师父与徒弟,师兄师弟与师姐师妹,形成了厚重的纽带。

  正在舞龙的李耀宁入会已经快20年了,和舞龙的同伴们一起从小玩到大。他当年是经同学引荐入会,而其他同伴有的是邻居介绍,有的是父母直接送进去。“现在年轻人玩的东西很多啊,有玩电子游戏,有玩机车赛车的,我们就玩舞龙咯。”李耀宁说道。

  “你看那边在扎腰马的小学生,他们的父母坐在边上陪着,和这些舞龙舞狮的年轻人当年一模一样。”潘敬文指着不远处练功的孩子们说。

  从孩子们练功的天台远眺,远处一座跨海大桥被灯光照得如发光的巨龙一般,更远处则是成片酒店连成的灯海。澳门的武林虽然不显山露水,却顽强地坚守在这一片繁华背后。

  本报澳门特约记者 王晨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