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
时尚生活
一盘老磁带能卖万元?西安十家音像店只剩两家
2017年03月28日 10:04
来源:

  近日“小虎队老磁带上万”的消息,勾起了不少人关于青春的回忆,也让沉寂许久的音像制品和音像行业重回公众视野。

  十家音像店只剩两家营业

  十多年以前,去音像店购买磁带或CD,已成为一代人对潮流的追忆。

  “中学时买的磁带现在家里还攒了一抽屉。”80后刘婧告诉记者,那时每当喜欢的歌星有新专辑发行,她都会去书店或学校门口的音像店购买,一盘十多元的磁带,往往要攒好几天零花钱。她说,现在都用手机或电脑听音乐,播放磁带的随身听也早都找不到,但这些磁带是青春的回忆,所以会好好保存。

  “我最后一次逛音像店,是八年前。家里买了第一台车,车上的CD机没有碟片了,就去边家村附近的音像店挑选。”在那之后,听CD的次数越来越少,张帆就没逛过音像店,偶尔再想起时,曾经熟悉的店面都已不见。

  “从建大的四海、边家村的四海、西北政法的乐图、美院的EM7、小寨百汇的锵锵、白庙村的天籁,到后来逐个发现的百汇二楼的不知名、西工大的易听,乐图,而现在呢?这些店开始慢慢消失殆尽。”两年前,一则网贴引起不少网友的感慨,网友的感慨来自于这些曾在西安小有名气的音像店。而在两年后的今天,实体音像店只能用踪迹难寻来形容了。

  记者用地图导航查到西安十家音像店,实地走访后却发现大部分已转行或消失。只有两家仍在营业,其中位于雁塔中路附近的一家主要在做光盘刻制,另一家位于粉巷的音像店门面不大,货架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音乐唱片、国外大片和热门电影的原声大碟,店外过往行人不少,进店者却不多。

  在西安一些大型书城和超市内,华商报记者找到了售卖音乐、戏曲和电影等影音光碟的货架。但是据城南某仓储型超市的工作人员介绍,这部分经营收入很小,“生意好的时候一天能卖十多张,差的时候也可能一天都不开张。”

  市场低迷成行业“杀手”

  消费方式的变化,让音像业遭遇前所未有的生存考验。

  “电子和互联网技术的发展,改变了音像业的消费习惯。”易观国际高级分析师杨亚琼表示,电脑和智能手机加上高速网络的普及,让网络下载逐渐替代线下购买,造成实体消费群大量流失。高房租等经营成本的压力,进一步加速了传统音像店的衰落。

  老吕在光华路开过音像店,但四年前把店转出去了。“收入包不住房租。”他告诉华商报记者,当时为了撑下去也想了各种办法,在店里卖过音响、充电宝、优盘、数据线、耳机等等,挣扎了很长一段时间,最后理想还是敌不过现实。

  艰难的生存处境,迫使很多从业者退出或转行。有业内人士估计,目前西安街面上仅存的音像门店,可能不超过10家。

  个人爱好成了坚持理由之一。西安九龙音像连锁负责人冀克云从业近二十年,经历过行业辉煌也纠结过去留。“还能坚持下来,为的是这份情结吧。”音像行业不景气,他从几年前就尝试把音像品融入汽车用品销售。曾拥有8家音像门店,到现在仅剩2家,关键是这2家都开在汽车用品城里,冀克云说不愿丢掉老本行,“丢掉太可惜了。”

  作为西安音像业的一艘“大船”,陕西太平洋文化有限公司年销售额曾达上亿元,旗下的非凡音乐有80多家门店。记者通过工商登记的公司住所找到西安市建国路信义巷5号,却发现“太平洋”已经搬离。“原来就在这顶楼办公,前面那排平房是仓库。”信义巷5号现在是农贸市场。该市场一位工作人员指着内部一栋旧楼房告诉记者,“太平洋公司搬走一年多了。”

  据西安一些超市和书城负责人介绍,目前“太平洋”公司的实体柜面主要是在商超渠道。随后记者辗转联系到“太平洋”公司人士,但对方回以“音像行业低迷”而不愿多谈。

  适应小众消费或能找到出路

  “音像行业不会消亡,就如同电子阅读无法取代纸质书籍一样。”杨亚琼认为,虽然很多实体店难以为继,但是人们对影音等精神层面的需求,决定了音像行业存在的必要性。只是从大众到小众,这个行业的客群“量”和“质”都变了。

  杨亚琼说,在目前的市场行情下,如果产品经营的针对性够强,针对专业化、发烧友消费等细分需求,在时机成熟时推出厂牌、创意类店面,线下店还是能以高音质、稀缺货源来揽客,“当然属于小众用户。”

  冀克云也发现,现在音像店的顾客大多是一些对视听效果有要求的人士。

  最近被外界关注的“老磁带卖到上万元”的消息,则被看做音像业向小众消费回归的另一层级。华商报记者在淘宝上看到,一盘1987年发行的邓丽君磁带标价15000元;小虎队、张学友、张国荣、童安格、BEYOND等早期发行的磁带、CD唱片价格也在数千元不等,相比当初数十元的发行定价已涨了几百倍。

  陕西收藏人士李国建分析,不去深究这些是否原版,也不论其是否“有价无市”,影音消费的载体变化,的确让传统音像制品受到冲击,但其所有的藏品属性一直存在。它的价值和存世量、艺术价值相关,难以用大众消费的标准去衡量。

  西安交大经济与金融学院教授谈民宪也认为,传统音像业的重生机会在挖掘小众消费。小众化对象并非是温饱型消费,而是对产品有个性化需要的细分受众。另外,传统音像店经营的转变也是大势所趋:放弃往日对店面数量、销售方式的纠缠,通过与咖啡、餐饮、茶歇、沙龙、收藏等其他文创行业的融合,开辟新的市场空间。

  一盒老磁带究竟值不值上万元

  听说老磁带的身价一飞冲天,不少网友调侃:要赶紧回家翻箱倒柜,看看小时候买的老“古董”还在不在。记者采访中,业内人士均表示,对于藏家和爱好者来说,记录老歌的唱片、磁带等的确是一种不可磨灭的时代情怀,但从收藏投资的角度则应理性对待。

  老磁带、老唱片并非都有收藏价值。冀克云介绍,以卡式录音带为例,大概从70年代末开始在内地流行。从藏品角度看,至少要满足正规出版社原版;无损坏;封面、插页歌词干净,最好没有拆封等条件。具备这几个条件的,还要看歌者是谁、发行量多少、是不是纪念版或有本人签名等,否则就是瞎起哄。

  至于唱片,则包含早期的钢丝唱片、胶木78转唱片、黑胶唱片及近些年的CD光盘等等物质形态。冀克云说,由于存世量相对较少,拥有原包装、唱片唱词齐全的黑胶及更早形态的唱片,藏品价值相对也会更高一些。

  李国建认为,收藏唱片、磁带是对文化产品的记忆,经典在什么时候都不过时。当然和其他藏品一样,收藏者也应当理性对待,警惕刻意炒作行为。(记者 李程 采写)

(原标题:一盘老磁带能卖万元?西安十家音像店只剩两家营业)